普通会员

天津世鼎门窗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民航、会展中心、厂房等

活动动态
睡了40多名官员的美女副市长姜保红腐败细节公开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1-11-23  浏览次数:

  开《临洮县人民检察院诉张长庆挪用公款、行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披露了武威市委原书记火荣贵、武威市原副市长姜保红的部分受贿事实。

  张长庆曾任古浪县政协副主席(不驻会),古浪鑫淼精细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2017年辞去公职。2018年7月13日因涉嫌挪用公款问题,被留置。2019年因涉嫌挪用公款罪、行贿罪,被批捕。

  据判决书:2010年至2017年期间,张长庆为了和时任武威市委书记火荣贵搞好关系,为其在企业经营、项目审批、资金使用等方面提供帮助,先后给予火荣贵人民币100万元、美元30万元、欧元3万元。上述钱款,有的是“拜年费”,有的是“过节费”,还有的是给火荣贵儿子的学费。

  张长庆供述:他给火荣贵的儿子火阳送过3万欧元。2010年7月的一天晚上,在一个农家乐饭店,他陪火荣贵、火阳等人在一起吃饭。在只有他、火荣贵、火阳三个人时,他将装3万欧元的牛皮纸信封袋给火阳,火阳拿了后放在火荣贵随身带的包里。之后,2012年6月的一天,火荣贵在鑫淼公司检查工作,他用装茶叶的纸箱子,装了现金50万元人民币,放到火荣贵车上。

  2013年春节前的一天,他拿了现金50万元人民币,装在一个装衣服用的手提布袋子里,到武威绿苑宾馆火荣贵住的房间,放在他房间卧室床头边的地上。2013年国庆节前的一天晚上,他拿了4万美元现金,到武威市委办公楼后面火荣贵住的公寓房间,放在火荣贵房间卧室的床头柜上。

  收受了他送的财物之后,火荣贵对他给予“关照”。2013年2月,在火荣贵的安排下,古浪县政府无偿划拨20001亩土地给鑫淼公司。2016年,他通过火荣贵、范某,从武威市交通局下属融资平台借了5000万元,如果火荣贵不帮忙的线万元,判决书中有火荣贵证言。火荣贵称:2016年9月下旬,张长庆说要建厂,但缺少资金。他让张找范某(时任政协武威市委员会副主席、武威市交通运输局局长兼武威交投公司董事长,另案处理)借钱。因为范某说过,武威交投公司账上有钱,暂时不用。后张当着他的面,跟范某说,“书记说你那儿有钱,借上些”。范某说“那就借呗”。他对范某说,“你那儿有钱,给借上些,怎么借你们去商量”。

  一个月后,2016年10月上旬,他和张长庆、范某等人在职工餐厅打牌时,张对范某说,“等着要用钱,抓紧办”。范某称“正在办”。他就问张,“要借多少?”张说5000万。他就对范某说,“上次不是说过要给借钱吗?要借就抓紧办”。如此,在火荣贵的“协助”下,张长庆拿到了从武威交投公司挪出的5000万公款。

  法院审理查明,这5000万元,张长庆用于自己控制的常青公司等数家公司。2017年8月,借款到期。之后,鑫淼公司代常青公司,归还100万元,其余本息至今未还。

  判决书显示,除了火荣贵, 2015年至2018年期间,张长庆还送给时任武威市发改委主任、武威市副市长姜保红(另案处理)人民币29万元、黄金300克价值人民币8.55万元。判决书中有姜保红的证言,称张给她送钱的目的是为了和其搞好关系,搞好关系以便今后能得到其对他公司的关照和支持。另外,张知道其和火荣贵关系好,想通过给其送钱,和火荣贵搞好关系。

  法院认为,被告人张长庆在未辞去公职前,伙同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公款5000万元归其私营的多家公司使用,进行营利活动,挪用公款数额巨大不退还,其行为构成挪用公款罪;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财物价值3463506元,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行贿罪。以挪用公款罪、行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

  据媒体此前报道,姜保红被称为“美女副市长”,在大学时期就是校花,她在毕业前曾到甘肃的法院实习,并搭上法院的一名庭长,毕业后就分配到该法院。后来她又被调到甘肃省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并在10年内从小科员升到副处长,之后在武威市任职时又在4年多从副处长升到副厅级。

  姜保红在与火荣贵变成情人后,就靠着火荣贵的栽培一路高升。有传闻指出,姜保红曾先后与40多名官员发生过性关系,其中有17人是领导级的人物。

  财新网此前刊文指出,一则在坊间流传多年的权色消息,近日在官方通报中获得某种证实。

  财新网报道,在甘肃官场,姜保红通过性贿赂谋求上位早有传闻,尤其在武威,有关这位外貌出众的女副市长与火荣贵的亲昵关系以及隐秘的权力交换,各种版本和段子在官场民间广为流传。然而,从前的老友故旧均表示,早年间的姜保红漂亮质朴,也无心机,没想到她会变成今天的模样。

  报道称,大学时期的姜保红,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漂亮。她的老师和同学回忆,姜保红身材比一般女孩子要高挑,眼睛又大又亮,“是那种吊梢眼,特别吸引人,是我们的校花。”

  毕业前姜保红到甘肃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实习,期间,姜保红和带她的老师,七里河区法院的一个庭长“好上了”。这年7月,姜保红如愿分配到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5年后,2002年9月,姜保红调入甘肃省维稳办,呆了十年。这十年是姜保红从小科员升迁至副处长的十年,也是她彻底蜕变的十年。2012年1月,姜保红离开工作十年的省维稳办,远赴古称凉州的武威市,任招商局局长、党组书记。姜保红到武威才四年多,即从副处升至手握实权的副厅级。

  报道还称,四年多里,姜保红的任职履历几番变化,每一个变化背后都透出精心布局的痕迹与意图……有报道称,上述文章发布后,为避免稿件被错觉为作品,砍掉了很多香艳情节。包括姜保红交代与40多名官员发生过关系,17名是确认的领导人。

  公开资料显示,火荣贵和姜保红两人共事数年。火荣贵2010年至2017年任武威市委书记。姜保红则自2012年起,先后担任武威市招商局党组书记、局长,武威市发改委党组书记、主任,于2016年任武威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2018年7月,火荣贵宣布被调查,一个月后,姜保红被宣布调查。2019年1月10日,火荣贵和姜保红被同时宣布双开,两人的双开通报均显示“搞权色交易”。

  火荣贵的通报中称其辱骂殴打领导干部和身边工作人员,随意、频繁、大量调整干部;在干部选拔任用中违规为他人谋利;利用职务影响为亲属和特定关系人经营谋利提供帮助;搞权色交易。违反群众纪律,干涉群众生产经营自主权,搞形象工程、政绩工程,造成重大经济损失。违反生活纪律,与多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

  姜保红的通报显示其利用职务便利为请托人职务晋升提供帮助。搞权色交易,谋求职务晋升等不当利益。违反生活纪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巨大,涉嫌受贿犯罪。

  2019年1月21日,火荣贵和姜保红同日被批捕。2019年9月26日, 因犯受贿罪、挪用公款罪、滥用职权罪,火荣贵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今年1月22日,因犯受贿罪,姜保红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